中国学术杂志网

制造企业技术创新障碍因素刍议

 论文栏目:企业技术论文     更新时间:2013-8-1 15:12:44   

1模型构建

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本文认为一方面企业有技术创新的动力;另一方面存在资金因素、管理因素、人才与信息因素、法规和政策因素四个障碍因素,制约着制造企业的技术创新活动,由此构建制造企业技术创新障碍因素的五维模型。陈大龙和王莉静(2010)在进行造业企业自主创新动力因素分析时,将动力因素分为内部动力因素和外部动力因素两大类,前者包括企业的利益驱动、企业家精神、企业内部激励、企业文化和企业创新能力等要素,后者包括科学技术推力、市场需求拉力、市场竞争压力和政府支持力等[12]。与创新动力相对应的是四个障碍因素:一是资金因素,包括缺乏研发投入、创新成本高且风险大、研发回收期长等方面;二是人才与信息因素,包括缺乏创新人才、缺乏创新信息、缺乏创新伙伴等方面;三是管理因素,主要指制造企业内部在创新意识、创新目标、创新文化、创新机制、创新精神等方面的日常管理;四是外部的法规和政策因素,包括知识产权保护、创新扶持政策、创新限制政策等。

2实证研究

2.1样本选择

本文的研究对象是制造企业技术创新障碍因素,在文献研究基础上,设计了“制造企业技术创新的障碍因素”的调查问卷,选择一定数量的制造企业进行问卷调查。在完成“常州制造企业技术创新能力与核心竞争力”2011年度软课题时,研究人员收集了238家江苏省常州市制造企业技术创新的样本,其中133家为传统制造企业(主要分布在装备制造业、纺织服装、化学原料及化学品、通用设备和电子通讯制造业五大领域),105家高端制造企业(集中在轨道交通装备、机器人及数控智能装备、输变电及智能电网装备、工程机械及现代动力装备、LED五大领域)。这238家制造企业的技术创新基本代表了常州制造业的整体情况,具有研究的代表性。

2.2量表设计与纯化

在陈劲和徐丽芬(2000)、张守凤(2003)、林洪伟和王耀忠(2004)、安同良等(2005)、徐侠和安同良(2007)、解学梅等(2009)等相关文献研究基础上,本文设计了15个制造企业技术创新的障碍因素条目,分别是Q1缺乏研发投入,Q2成本高、风险大,Q3回收期长、收益不明显,Q4技术创新的人才,Q5技术创新信息来源,Q6技术创新的合作伙伴,Q7易被模仿、假冒,Q8政府优惠扶持政策,Q9外在因素限制,Q10技术创新科学管理,Q11企业战略目标,Q12创新的企业文化,Q13创新的激励机制,Q14企业主(家)创新精神,Q15压力小勿需创新。问卷采用Liker七级量表,从1至7代表了对影响技术创新的相对同意程度,1表示完全不同意,7表示完全同意。由于在因子分析时常见的问题是测量条目之间有可能存在严重的交叉负荷,而且本次研究仅限常州地区,需要对制造企业技术创新的制约因素的15个条目进行纯化,具体有二个标准:第一,题目———总分相关系数小于0.4,并且删除后的Cronbachα值会增大的条目将被删除[13];第二,旋转后因子负荷小于0.4或同时在两个因子上的负荷都大于0.4的条目被删除[14]。这里,利用SPSS16.0随机从总体样本中选择119个样本进行纯化,余下119个样本用作探索性因子分析和验证性因子分析。经过再次检测,最后15个条目共有1个条目(Q15压力小勿需创新)被删除,14个条目经过纯化后被保留,其总体Cronbachα值为0.803,表明数据具有很好的内部一致性,可以进行后续分析。

2.3探索性因子分析

本研究采用SPSS16.0统计软件,对调查的119个样本数据进行处理,首先对主成分分析的可行性进行适应性检验,再选用主成分分析法得到总方差分解表和因子荷载矩阵,从而找到影响制造企业技术创新的关键因子。首先采用KMO测度和球形Bartlett检验来检验原始变量是否适合做主成分分析。KMO检验变量间的偏相关是否很小,球形Bartlett检验的是相关矩阵是否是单位矩阵。由表1可知,KMO测度值为0.822(大于0.7),原始变量可以做主成分分析;球形Bartlett检验的卡方统计量值为973.600,伴随概率sig.<0.01,拒绝相关矩阵是单位矩阵的原假设,即原始变量变量之间存在很大的相关性,有共享因子,可以进行主成分分析。再分析原始变量间的相关系数矩阵,以及每个相关系数相对于0的单尾假设检验的显著性水平:从上半部分变量间的相关系数来看,几乎多有相关系数都在0.1000以上;从下半部分显著性水平看,几乎所有伴随概率都小于0.05,几乎所有相关系数可以拒绝显著为0的原假设,即原始变量间存在明显的相关性,说明14个条目完全可以做主成分分析。以特征值大于1并结合碎石图来确定因子个数,最终析出4个制约制造企业技术创新的因子,采用最大方差法旋转并进行因子命名。表2所有条目都只在单一因子上有较大荷载,并且荷载值都大于0.6,说明因子分析的效果较好。

2.4验证性因子分析

为了对表2中的14个制造企业技术创新的制约因素条目的测评信度、效度及其变量结构做进一步检验,本文使用LISREL8.70软件进行了相关的验证性因子分析。4因子模型的似合指数如下:χ2(71)=115.98(P=0.000),近似误差均方根MRSEA=0.051,赋范拟合指数NFI=0.94,非范拟合指数NNFI=0.97,比较拟合指数CFI=0.97,增值指数IFI=0.97、RFI=0.92。可见χ2/df=1.634小于5,相关拟合指数NFI、NNFI、IFI、RFI、CFI均大于0.9,MRSEA小于0.08,表明所有测量的因子荷载是可以接受的。表3为验证性因子分析的非标准化荷载与t值,可以看出,所有条目在各自计量概念上的非标准化因子荷载都达到显著水平。结合上述拟合指数结果,说明该量表具有较高的收敛效度。

3结论、启示与局限性

3.1结论

制造企业一方面具有技术创新的动力,另一方面存在技术创新的各种障碍因素。基于江苏省常州市制造企业技术创新障碍因素的实证研究,共析出4个因子,与文献研究基础上构建的“制造企业技术创新障碍因素的五维模型”理论假设吻合。据于此,将制造企业技术创新障碍因素可以归结为四个方面:一是资金因素,表现在研发投入大、创新成本高、回收期长等方面;二是人才与信息因素,表现在创新人才、创新信息、创新伙伴等方面;三是管理因素,主要是企业内部的创新意识、创新文化、创新机制和创新精神等方面的日常管理;四是法规和政策因素,主要是企业外部的如知识产权保护、创新扶持、创新限制等方面的环境因素。

3.2启示

技术创新是制造企业核心能力培养的必由途径,也是传统制造业向商端制造业发展过程中的关键问题,构建高效的制造企业技术创新体系显得非常必要,而其中关键的是化解企业在资金、人才与信息、内部创新管理、外部法规和政策四个方面的障碍因素。当然,这些问题的解决不是彼此割裂的,而是相辅相成的。归纳起来主要有三个途径:一是大力发展生产性服务业,让更多的社会服务机构为制造企业技术创新提供科技金融、风险投资基金、专利申请等赢利性服务;二是制造企业自身的创新管理,如增强创新意识、制定创新战略目标、营造创新文化、拟定创新激励机制、培育创新精神等,这是提升技术创新能力的主要矛盾;三是提供制造企业外界的非营利性支持因素,发挥政府在招商引智、产学研合作、创新扶持、公共创新技术服务平台搭建方面的推动作用。

3.3局限性

本文研究的局限性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样本仅来自江苏常州一个地区,具有地域范围的局限性,而且样本量仅238个,尽管测量项目和样本量符合统计可靠性方面的基本要求,但仍有待于进一步验证。二是尽管揭示了制造企业技术创新的障碍因素主要是资金、人才与信息、内部创新管理、外部法规和政策四个方面,但并没有揭示交互影响,后续研究可以在这方面有所补充。

作者:蔡瑞林 董伊人 单位:常州轻工职业技术学院 南京大学商学院


学术网收录7500余种,种类遍及
时政、文学、生活、娱乐、教育、学术等
诸多门类等进行了详细的介绍。


企业技术论文
@2008-2012 学术网
主机备案:200812150017
值班电话
0825-6697555
0825-6698000

夜间值班
400-888-7501

投诉中心
13378216660
咨询电话
唐老师:13982502101
涂老师:18782589406
文老师:15882538696
孙老师:15982560046
何老师:15828985996
江老师:15228695391
易老师:15228695316
其它老师...
咨询QQ
89937509
89937310
89903980
89937302
89937305
89937307
89937308
业务
综合介绍
论文投稿
支付方式
常见问题
会员评价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版权声明
友情链接
人员招聘
联系我们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