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学术杂志网

新中国的政治运动述评

 论文栏目:政治建设论文     更新时间:2013-6-24 10:33:42   

1951年镇反运动中,公安机关侦悉其联络土匪,收藏枪弹,组织秘密反动武装,逮捕处决。[6]罗宝瑚,私立广州大学法学士毕业,曾任国民政府中央军校第六分校政治教官、一五七师及四十六军政治部中校科长、广西省省立第一中学教员和阳春春湾菁苹中学校长。1945年后,历任阳春县第三区区长、联防主任,曾率队袭击广东人民抗日解放军,也曾向中共党员罗杰率领的武工队表示互不侵犯的意向。1949年10月,率部逃入西山,任国民党“阳春县长”,率众攻入松柏圩。1950年潜逃被捕,1951年“在镇压反革命运动中,卒于春湾通天蜡烛峰下”。[7]王其标,原为徐东海匪帮匪徒,1925年受招抚。先后任营长、警察所所长、巡官,长期官匪一窝,走私贩毒,拉丁勒索,欺压百姓,曾多次率警队搜捕共产党领导的游击队和进步人士。阳春解放后,逃上八甲大山,任“反共救国军”独立第四旅旅长。率匪众攻占、攻打各乡政府。1951年被解放军追剿部队击毙。[8]陈鸿藻,留学法国巴黎大学统计学院获硕士学位。1936年回国后历任广东省政府统计处及民政厅统计主任、广东省训练团课长兼教官、广东国民大学教授、广东省统计处统计长。1947年在本县当选国民大会代表。解放后留居广州。1951年由原籍农民起诉其以购买枪械为名侵吞群众稻谷,被捕送劳动改造,1953年病故。[9]第二类为民主人士或专业技术人员4人,其中,解放后被错判处决的3人、被“农民清算斗争受伤,病死”1人。刘经画,清末毕业于广东省公立法政学堂,1912年在本乡联集民军响应辛亥革命,加入同盟会。曾任三甲联团局副局长,省参议会参议员、三甲自卫团团长。1922年任讨伐陈炯明部的东路讨贼军第二师第三路军副司令兼第二支队司令,因计划不周,领导无方,“有损于社会和人民”,县人甚为不满,他从此脱离军籍。任两广盐运使公署雷州乌石场知事。抗战爆发后,回原籍任三甲联防办事处主任、县立中学校舍筹建委员会主任。他热心公益事业,重视文化教育,首倡捐谷400石建县立中学新校舍,捐助银1万元建阳春新生活服务社。他个性刚直,在省参议会以敢言知名,先后对政府开赌禁等案抨击激烈。1922年曹琨贿选总统,经画发出“真”电呈孙中山,“恳我大元帅挚全国义师大张挞伐,并希国人主持正义,群起鸣攻”。1946年再度当选省参议员,兼驻会委员。他对国民党蒋介石发动内战甚为不满,加入农工民主党,在省议会议席上抨击国民党政府倒行逆施、贪污腐败,被报界记者称为“炮手”。1948年,因他邀集留穗省参议员联名函告驻会委员,反对省长宋子文增加田赋的决策,县议员大会秉承当局意旨,罢免其省参议员职务。国民党开除其党籍。1949年,刘经画获悉当局将要发通缉逮捕令,即与罗翼群等几名省参议员相偕赴香港,发表《反对蒋反动政府在粤挣扎祸国殃民敬告广东同胞书》。1949年10月广州解放,刘经画返穗,在广东省参事室工作。1952年阳春开始土改,刘经画被拘捕回乡错杀。1986年由阳春县法院宣布平反。[10]莫宝瑚,国民党员,曾任黔桂铁路军分校教官、工兵学校二等(中校)、三等(少校)测正地形测量教官、助理工程师、教具科长、兼淮河水利局绘图员等职。1948年返家做小贩。1950年参加革命工作,先后在阳春农校、筑路会、农建科和水利局等任技术员、工程师。1963年被选为县人民委员会委员。投身阳春水利建设,自行测量、设计和实践施工兴建多项水利工程,对阳春水利建设起了重要作用。“文革”期间因所谓历史问题被批判斗争,蒙冤受屈,在漠阳大桥投河身亡,当时定为“畏罪自杀”。1979年,阳春县委组织部通知“对莫宝瑚所作的畏罪自杀的结论和各种不实之词,给予推倒,公开恢复名誉”。[11]严显郁,“是广东省经济金融界颇有声望的专家”。就读中山大学经济系,抗战时随校赴滇,毕业后留校工作一年,调国民政府财政司钱币司工作。抗战胜利后,被委派为粤、桂、闽三省财政金融特派员办公处主任秘书,接收三省敌伪财政金融。拒受馈赠,秉公办事,工作进展顺利。1948年调广东省财政厅。1949年春辞职到广州大学任教。1950年,被委派到省保险公司工作,多次被评为先进工作者。1956年被下放农场劳动,后转到恩平农村插队落户。

1978年冬落实政策平反回广州,任暨南大学教授。[12]游君艺,原有祖业田租3500余石,是春城首富。1941年后卖田租致力经商,开有粮店、药店、碾米机行。毕业于广东国民大学、广东燕塘军事政治学校,先后任区长、县党部执行委员、县参议员、省参议员。于1936年陈济棠下野后脱离政治活动。乐善好施,历任阳春博爱善堂长、县救济院院长。解放初,任区支前委员会副主任。1951年土改运动中,被农民清算斗争受伤,病死于春城。[13]第三类为早年参加革命的共产党员,解放后被错处10人。这10人中,1920年代入党的,被判处劳改2人,被无辜开除党籍1人;1930年代入党,在政治运动中自杀3人,“文革”中被判刑或被迫害3人;1940年代入党,被限制使用1人,在政治运动中自杀1人。这些人物在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均平反,是“对本县历史有贡献、有影响的人物”。[14]“传略”对历次政治运动及执行“左”的政策的一些细节有具体反映。林丛郁,中学时积极投身“五四”爱国学生运动,担任肇庆学生会会长和肇罗阳学生会会长。1922年考进广东公法学校(后并入广东大学)半工半读,积极参加“新学生社”革命活动。任广东省平民教育委员会实施部总干事。1924年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后改称共青团),1925年转为中共党员。1925年任国民革命军第四军政治部秘书。第四军南征邓本殷时,他兼任国民党省党部南路特别委员会委员,筹建南路各县党部,开展民众运动。调任第四军二十五师政治部秘书,随军北上,回师参加了八一南昌起义,任起义军第十一军二十五师政治部秘书。三河坝战斗后,奉命转到地方工作,持介绍信回广州,至韶关时,广州起义已失败。后任中学教师。1930年后,失去与组织联系。因与广西人韦敬群相爱结婚,至广西任中学教师并改名增华,为李宗仁起用,任南宁军校政治教官、军校党部书记长、绥禄县长,师政治部主任、军政治部主任,任军职时同情、掩护共产党人,开展抗日工作,被军统上报涉嫌通共,免去军职。1941年之后,历任广西绥靖公署参议、广西省政府参议。抗战胜利后,闲居广州,得同乡推荐任省统计处专员、省公路局第三运输处柳州分处副处长。1949年2月往香港任中学教师。解放后,返肇庆,由共产党友人谭天度安排,出任肇庆专员公署公安处秘书。1950年转肇庆师范学校任教师。审干时,以其曾任国民党军职,1951年被送劳动改造。1956年释放。安排到广东省文史馆任干事、研究员,参加民革。[15]罗文川,毕业于国立中山大学法律系,1924年在学时参加国民党,同年秋参加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同年底转为中共党员。中共组织安排其到第四军政治部任党务科长,曾任第四军政治部后方留守处主任,同时秘密担任中共的政治指导员,负责第十、第十一、第十二师及叶挺独立团的中共党组织工作,直接由两广区委军委书记周恩来领导。1927年国民党“清党”时潜回家乡,一度到广西南宁任中学教师,与中共组织失去联系。回乡后,历任小学校长,提出创办私立菁苹初级中学,被推举任校长。曾代理区长三个月。1944年辞职回家经营农、商。他对脱离共产党心怀愧悔,按共产党游击队通知定时送钱粮到指定山林。1952年土改中,农民控诉其高租重利盘剥,逼死人命,被判十年徒刑。因其服从劳动改造,四年后得提前减刑释放。1960年病故。[16]廖绍琏,1926年在广州就读国立法科学院时,组织两阳革命青年社,任常委兼组织委员。当年加入共产主义青年团。1927年加入中共。参加广州起义,任宣传组长。起义失败后辗转回阳春,继续开展党的活动。1932年因阳春党组织被破坏,与组织失去联系。此后做过教师、小学校长。1938年恢复组织关系,积极投身抗日救亡工作。1941年曾组织抗日民众自卫队。1942年,组织决定他返原籍扩建金堡小学,发展党组织。为了党的工作,他摒弃杀父之仇的恩怨,与当地士绅搞好关系,建成金堡小学并被委任为校长。组成金堡党支部,任支书。同年经组织同意,到中学任教师,出任县参议会秘书,做上层统战工作。担任县参议会议员兼县立中学训育主任,宣传进步思想,为北撤的领导干部筹措经费。他以合法身份支持党组织发起的“反梁(国民党阳春县党部副书记长、戡乱建国委员会副主任梁荣熙)”、“倒马(县长马北拱)”斗争,迫使当局将梁撤职,通过参议会策划弹劾马。1947年出任中学校长,安排一批共产党员到校任教,掩护中共阳春领导机关开展工作。支持党组织领导学生罢课,迫使国民党当局撤销指使警察打伤学生的警察所长刘经栋。1948年下半年,为配合武装斗争需要,廖辞去中学校长职务,到电白县任公路交通管理处长,调任阳江县公路交通管理处长,提供了大量重要情报,为配合武装斗争和阳江县的解放起了积极作用。解放后,任阳江县政府公路交通管理处长,1950年春调广东省交通厅任科长。1951年夏到中山县土改整队学习班学习,因其曾任国民党县一级职务,被无辜开除党籍。后调到阳江县师范学校任教师。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中山县委给他平反,恢复党籍和名誉。

合资办书店,秘密销售进步报刊,为中共筹备抗日游击大队经费及枪支,掩护安置一批共产党员任教师,掩护中共秘密机构开展活动,迎接解放军进城。解放后,任县军事管制委员会委员、人民法院院长、司法科长、县政府办主任。1950年调任粤中专员公署财委会秘书。土改运动中以“阶级异己分子”之嫌被开除党籍,1952年撤销其行政职务。林顿感悲观失望,自杀身亡。1983年经湛江地委纪律检查委员会批准,宣布撤销对其党内和行政两项处分的决定,恢复名誉。[18]曾昭常,1938年参加广东青年群社阳春分社,1939年入党从事地下工作,将其父在春城开的药店永生堂交由组织管理,以之为县委在春城的活动据点及筹措革命经费。该堂还成为阳春工人运动、学生运动的活动据点及交通工作站。1947年,他支持中共两阳特派员决定,动员新婚的妻子冒险打入国民党县长的秘书室任录事,从事情报工作。1949年阳春解放,曾昭常被任命为县军管会委员、工会主席,后任区委书记兼区长,他见党和部队领导从山区进城,体质虚弱,缺乏衣服,遂动用永生堂收入为他们置办一批衣服和营养品。1952年反贪污运动中被诬称贪污公款,“清算”其夫妻假日在店膳食费用,他不堪刺激,自杀身亡。1982年后历届县委领导“都高度评价其无私贡献,毕生为革命奋斗的事迹,认为他是一位好党员”。1984年,县政府决定将永生堂遗址定为革命文物保护单位。[19]李希果,任教县立中学,1939年加入中共,随后负责在学生中发展党员。组织抗日救亡宣传队到各地演出。根据中共组织分工,他长期从事统战工作,先后担任县立中学训育主任、中学校长,兼任国民党县党部秘书和《云灵报》编辑。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期间,以县立中学为阵地,积极开展新音乐运动。他精通世界语,借辅导学习世界语,传播民主进步思想。解放后,出任县军事管制委员会委员、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县政府秘书科主任秘书、教育科长和县立中学校长等职。1951年后调省供销合作社、粤中地区税务局、粤西地区税务局工作。1952年以“混进党内的内奸与阶级异己分子”论处,开除公职、党籍。1954年被遣送回乡劳动。1956年安排到电白县一中任教师。1958年又被遣送回乡劳动,曾在街道副业队打麻绳、编草鞋、搓纸条,到山上砍柴卖,在街边摆摊档代人写书信等,以微薄收入度日。1962年由中共阳春县委书记马如杰指令安排他到三甲中学任教师。1964年在“小四清”运动中,含冤自杀身亡。1983年经复查撤销对希果党内和行政两项处分,恢复名誉,恢复党籍,对遗属给予抚恤。郑宏璋,小学教员,1933年在广州学习唯物辩证法理论,接受马列主义思想。1934年以“广州工人运动委员会”名义编印传单散发,因被反动军警发现,返乡后任小学教员、校长,兼为《阳春日报》撰稿。受党组织派遣,曾任副乡长。参加广东青年群众文化研究社阳春分社,成立读书会学习马列主义书籍。1939年加入中共,后任中共阳春特别支部组织委员、两阳特派员阳春分委(县委)组织委员。自学中医与党员合资办大众供应社。教学之暇,免费为群众诊病,夜间下乡为群众看病,并宣传、发动群众。1942年代理阳春分委书记。1945年担任广东人民抗日解放军六团、独立团政委,调任中共台山县委组织部长。1946年奉命随东江纵队北撤至山东。1947年毕业于中央马列学院长一分院,任教研室副主任,1961年提为主任。1968年,康生要他在党史课程中把朱毛会师井冈山篡改为林毛会师,他不答应,被揪斗、遭迫害。1978年复任中共中央党校科学社会主义教研室主任、教授。[20]马如杰,1939年加入中共,曾任中共村党支部书记、区委委员。受组织派遣出任保长,组织抗日联队,改编为由共产党领导的南路抗日游击队。他兄弟四人均参加革命。1946年奉命北撤山东解放区,进华东军政大学读书。1947年受组织派遣返家乡任中共遂北县委书记、解放军粤桂边区纵队二支队第八团政委、支队副政委。解放后,历任遂溪县长,徐闻、化州县委书记。1953年带领办社工作组建立阳春县第一个农业生产合作社。1954年农业社获大增产,带动了全县合作化。1954年春,带领建起全县第一个蓄水灌溉的小山塘,带动全县掀起兴修小山塘、水陂热潮。他到各区调查研究、指导工作,长途跋涉,都独自骑上自行车,车后捆着被席和简单行李。所至与贫下中农同吃、同住、同劳动。1957年再任阳春县委第一书记,领导全县各农业社掀起大办水利高潮。1958年全省刮起“学麻城、赶麻城,粮食亩产超万斤”的浮夸风,马如杰带领春城全体机关干部到南门垌种试验田,搞“蚂蚁出洞”密植,过量施肥,至禾苗发热腐烂失收。经实践证明做不到“亩产万斤”,他坚持实事求是向上汇报粮食产量。同年带领县委机关干部在春城垌尾村东建土高炉亲手拉起鼓风机炼铁,实践又证明用土山塘、炮楼烧铁矿石的失败。同年11月调湛江专员公署任副专员,他深感“浮夸风、命令风、共产风”坑害人民群众,对出现三年经济困难十分痛心,遂向组织表示愿意返阳春,领导群众发展生产,克服困难。1961年返阳春三任阳春县委第一书记。看到阳春粮食歉收,面临春荒,立即提出“见缝插针,大种早熟作物,渡过难关”,在旱地、五边地扩种红薯、粟类。带领工作组蹲点,贯彻按劳分配政策,恢复劳动定额管理制度,取得经验,推广全县。县人称马书记贯彻了“救命政策”。1965年调任广东省贫下中农协会副秘书长。

信里最后说:“请党中央派人下来调查‘文革’中发生的问题,并把我反映的情况印发给全党开展大辩论,彻底清算林彪的罪行,肃清流毒,使中国共产党沿着毛主席革命路线前进。”结果,信被湛江地区截获送回阳春公安军管小组,作为现行反革命大案的“罪证”,下令“限期破案”。1969年8月17日,马如杰被冠以“现行反革命”罪正式逮捕入狱,从阳春押到湛江,在不到五个月里,先后受审47次,他面对审讯人员激昂地说:“我讲的、写的都不是个人问题,而是关系到党和军队的大是大非问题,关系祖国、民族的生死存亡问题。我向党中央、毛主席提建议,完全是从革命利益和人民利益出发。我懂得党内民主,共产党员有不同意见,有责任向党中央反映,讲错了可以批判,也可以保留意见。难道这样提个意见就是反革命?我马如杰坚信共产主义,压是压不倒的!”审讯毫无结果,而阳春县革委会一位领导却在马如杰的审卷签署了“判处死刑”。马的妻子王仲三次赴京上诉。广东省当局批复,判处马如杰有期徒刑十五年。林彪死后,办案人把案卷中马如杰反对林彪的材料改为“攻击伟大领袖”。1978年9月28日中共湛江地委召开大会,宣布马如杰冤案平反;11月18日《南方日报》第一、第二版刊登《广东省委为马如杰同志彻底平反》的长篇通讯和《顶风傲霜绿油油》的报告文学。省委号召全省干部“向马如杰同志学习”。马如杰表示愿意重返阳春与广大干部群众共治愈“文革”创伤。但他身负伤残,年事已高,不能重回阳春。1984年在广州逝世。[21]黄德基,1947年在阳江中学入党,负责江城中共组织刊物编辑,宣传革命真理,被怀疑为赤色分子,组织通知他离校参加武装斗争,任边区交通站站长、武装工作组副组长,阳江解放时武工组入城。先后任阳江县军管会收容所所长、公安派出所所长、区委组织委员兼青年团区工委书记。土改中曾被评为土改模范。在阳春工作30多年,县领导在历次政治运动中都以他作先行点工作组长,被誉为“开荒牛”、“老黄牛”。1954年任县农业科副科长时,蹲点创办本县第一个初级农业合作社。任春城公社春城大队长,亲自率领基建队制订春城建设规划,从制订规划到测量、绘图、施工都亲临第一线,群众戏称为“泥水工头”。任农业局副局长时蹲点被评为县、专区和省的模范农业社和模范大队。在中共中央农村工作会议分组会上作“关于人民公社经营管理”的发言。

1964年蹲点与科技人员一起搞水稻高产试验获得成功,向全县推广。“1965年‘四清’期间,以其家庭出身和历史问题,组织结论称:‘出身剥削家庭,与党有距离,在提拔或使用应慎’等。他不计较名位,踏踏实实地工作”。1966至1980年,任阳春县农村文艺宣传队长,带领队员身背道具行李跋山涉水为农民群众演出。1978年落实政策,先后提为县文化局长、县委宣传部副部长,他深感党的信任和重托,豪情满怀地工作,不幸患病去世。[22]黎光,1939年参加抗日宣传队,1943年任乡公所户籍干事,参加国民党。1945年参加广东人民抗日解放军第六团任文化教员。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6年往香港找党组织,由于迟到赶不上北撤队伍,由党组织安排返鹤山县任教师,秘密开展党的工作。是冬回阳春任武工组长、中队长、队长、团参谋。解放后任区委书记兼区长、县团委副书记、兼县人民武装部副政委。1954年在审干中受处分,开除党籍,降职为林业局股长,参加开发花滩林场。1958年在反右派中受斗争监护,吊死于荔枝树上。1986年中共江门市纪委讨论决定,撤销原处分,恢复党籍,恢复名誉。[23]这些记述出现在“宜粗不宜细”论占上风的时期,编纂者的存史意识是十分可贵的。时隔数十年,现在回看这些人物的经历,几乎每一个人的经历,都可以演绎出一部复杂动人的电视剧。唯愿从这些曾经的活生生的人物的经历,后来者能得出不再重走老路的启示。

作者:陈泽泓


学术网收录7500余种,种类遍及
时政、文学、生活、娱乐、教育、学术等
诸多门类等进行了详细的介绍。


政治建设论文
@2008-2012 学术网
主机备案:200812150017
值班电话
0825-6697555
0825-6698000

夜间值班
400-888-7501

投诉中心
13378216660
咨询电话
唐老师:13982502101
涂老师:18782589406
文老师:15882538696
孙老师:15982560046
何老师:15828985996
江老师:15228695391
易老师:15228695316
其它老师...
咨询QQ
89937509
89937310
89903980
89937302
89937305
89937307
89937308
业务
综合介绍
论文投稿
支付方式
常见问题
会员评价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版权声明
友情链接
人员招聘
联系我们
博评网